忍者ブログ

你是最幸福的

QQ心


今天早上QQ有些傷心,

我把它的很多人都刪掉了。

我有些殘忍,

我心愛的QQ記憶體不足了。磁片已滿運轉不靈。

我的QQ動作遲緩。很吃力。

這使人心疼,

我把與QQ互不來往的或者是素不相識的,都刪掉。做了清理。只留下了它的一些近親好友。

我的QQ其實很孤單。這其實更使人難過。

五年了。經歷了那些來來去去出出進進聚聚散散離離合合癡癡癲癲平平淡淡。QQ平靜多了。看慣了鏡花水月,不再刻意那麼執著。

想起初建QQ第一批加的那些人。也不知道還剩下幾個,或者竟是一個沒有了的。最初的種種百般心事早已洋蔥似的一層層剝落,到最後是不是還剩下點甚麼也不知道。

那時的QQ象一個天真的孩子。稚嫩單純。似一個小家碧玉情竇初開。毫無城府的把心掏出來花兒一樣捧給人:你看看,好吧,快來喜歡。

QQ難過是應該的。換了我也會。嗚嗚嗚。痛心啦。想哭了。

近來QQ老失眠。爬在Q床上不睡覺。這也讓人心疼的是吧。想起時光的易逝。美好的大多留不住。越是信以為真的那些美好越難鬧。真難鬧。

我的QQ太憔悴,象一個小怨婦,折柳送夫君遠走了西關。一去經年。

今天QQ的家鄉又下雪了。還是很白。這樣的春雪總是很暖。象那溫柔的棉花,溫暖一冬。有時會是一生。

可你卻走了。自己溜了,或者是被我給刪了。哪去了你?闖了關東?還是走了西口?

QQ哭了QQ說:有好多連一句話都還沒說過。甚至一個招呼一碗茶。我說這我知道。所以要刪。你們不在同一個世界。你們的前世今生都互不相干。走了的那些,即便是你的也都走了。留下來的,即便是留下來了也未必就是你的。你何苦內心咎纏?

人的一生裏會有很多互不相干的人卻必定要遇見。彼此要到達的是兩個很遠。她是你的驛站。或者你是她的渡船。你們彼此要必經渡送或者是容留,才是能夠泅遊過那一程又一程水,翻過你這山到那山。

有一些人,就這樣走了。在你心裏踩下那麼一個腳印。就走了雪纖瘦黑店

你疼不疼?那人忘記了問。

那天看動物世界了。看到那只眼睛猴捕獵物吃。它總是先跳到就近的一棵樹上緊緊抓住。頓一頓,歇下體力,做一番身體的一系列調整,然後才撲向那棵自己要捕食的樹。

有時會突然覺得心好疼,就像是心讓猴的利爪死死抓住。抓的疼。心痛的原因不是因為被抓。而是看到了猴子蹦上了另外一棵樹。

其實很想說一句這樣的話:你從我這裏學到了愛,然後又拿這愛去愛了別人。

這未免就是一句很幼稚的孩子話。說出來是蠢。顯得吝嗇自私小心眼兒。所以便不去說。

但,你跳到了另一棵樹上。你就是的的確確抓疼了我雪纖瘦黑店

人都渴求自尊被尊。卻又被一種自賤心裏所作祟。

那些可憐而卑微的QQ總是自我折磨。痛了刪了,想了再加了。模糊的癡茫幾乎無聊。

雪在融化。因為天暖。天灰濛濛的但不再覺得壓頭。天似乎高了幾許。那是因為這是春天。

給QQ過個美一點的春天吧。

給QQ定位低一些。寬容我們的QQ。QQ,也只就是個QQ。QQ代表不了人生,代表不了現實。甚至代表不了愛和情。定位越高寄託的重心就越高,搖擺不穩。

放低吧。把任何的姿態。有人說了:低到塵埃。

QQ的確不是奢望的家。它只是一扇門,一扇大路通天的匾門。只要進來了,那就是彼此的風景。而我們,是看風景的遊人。

QQ是有心的。只是QQ的心我們假裝弄不懂雪纖瘦黑店

有的人就那麼癡迷不放,有的人就那麼天涯無情。QQ要求快樂。速食速食的年代,我們已經卸載掉了祖輩先苦後甜的耐心。沒人願意再等。哪怕是最後一秒鐘。

就算等了也是白等。QQ其實比現實更現實。現實的幾近於殘酷。他在這裏這樣想:我刪了你有什麼?我還可以加別人。你在那裏那樣想:你刪了我有什麼?網路裏有那麼多的人。

QQ們請原諒我的直接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